政策速递 | 《休闲绿皮书:2017~2018年中国休闲发展报告》发布:文旅、健康、体育等产业为休闲发展吸引大量资本_室外地板,运动地板,塑胶地板,保定市国体旗舰体育设施有限公司
政策速递 | 《休闲绿皮书:2017~2018年中国休闲发展报告》发布:文旅、健康、体育等产业为休闲发展吸引大量资本
作者:  来源: http://yundongdiban.com/hydt/n4023.html   发布时间:2018-07-25
 

2018年7月13日,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中国社会科学院旅游研究中心与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共同主办的,“休闲与美好生活:破解不平衡不充分的难题——《休闲绿皮书:2017—2018年中国休闲发展报告》发布暨研讨会”在京举办。


绿皮书总报告指出,休闲是美好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在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成为发展要务的当下中国,休闲发展面临重要机遇,也存在各种不足,突出地表现为:休闲时间不均衡、不充分、不自由;休闲公共产品供给不足;休闲公共设施和服务存在明显区域差别和城乡差异;特殊群体的休闲需求尚未受到重视;休闲公共政策缺位等。

 

2017—2018年,各级政府在推动休闲发展,尤其是公共休闲供给方面做出了积极努力,主要表现为:战略层面,确定人的发展为国家战略主线;法规层面,不断完善相关法律法规,颁布《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共文化服务保障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共图书馆法》等;通过机构改革,为休闲发展建立新的机制;出台各项政策和规划,从多个领域推动休闲发展;低价或免费开放各类设施,完善休闲公共服务;鼓励和提供多样投资,推进多种类型的休闲供给;休闲相关领域公共服务均等化发展步伐加快;建立新的行业分类标准;通过全面深化改革,盘活生产要素,激活发展动力。

 

其他20篇专题报告分属“核心产业篇”“供给篇”“需求篇”“探索篇”“海外借鉴篇”等五部分,涉及健康服务业、文化休闲业、体育休闲业、公共休闲服务、休闲城市建设、休闲空间、城乡居民的休闲与生活质量、休闲满意度等议题。针对城镇基本公共休闲服务均等化问题,北京、杭州等城市的休闲发展以及中产阶层、老人、儿童等群体的休闲生活所做的调查分析为本书提供了一手材料。对美国、澳大利亚、韩国等国家的案例研究也颇具启发意义。

 

国人休闲时间不充分、不均衡、不自由

 

休闲是美好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成为发展要务的当下中国,休闲发展面临重要机遇,也存在各种不足。

 

中央电视台、国家统计局等联合发起的“中国经济生活大调查”结果显示,除去工作和睡觉,2017年中国人每天平均休闲时间为2.27小时,较三年前(2.55小时)有所减少;其中,深圳、广州、上海、北京居民每天休闲时间更少,分别是1.94、2.04、2.14和2.25小时。相比而言,美国、德国、英国等国家国民每天平均休闲时间约为5小时,为中国人的两倍。


除了休闲时间不充分之外,由于带薪休假制度尚未全面落实,我国居民休闲时间也不均衡、不自由。中国社会科学院旅游研究中心对全国2552名在业者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40.1%的受访者表示“没有带薪年休假”,4.1%“有带薪年休假,但不能休”,18.8%“有带薪年休假,可以休,但不能自己安排”,而“有带薪年休假,可以休,且可自主安排”的仅占31.3%。由于带薪年休假制度长期没有得到有效落实,人们休假和出游的时间高度集中于法定节假日,尤其是“十一”等长假期。以2016年为例,29天的节假日中,全国接待游客量约占全年国内旅游接待人次的32%,旅游收入约占全年旅游收入的40%。根据王琪延等人的调查研究,北京市居民有业群体周休制度、法定节假日制度、带薪休假制度完全落实率分别为79.2%、59.2%、62.9%,三类休假制度均能完全享受的群体仅占34.2%。

 

面向老人、残疾人、留守儿童等特殊群体的休闲公共设施严重不足

 

我国休闲公共设施和服务的不平衡不充分还体现在面向不同群体的设施和服务存在差距,其中最为突出的是面向老人、残疾人和留守儿童的休闲设施和服务不足。


首先,面向老人的休闲公共设施不足。我国已步入老龄化社会。截至2015年,我国65岁及以上人口已达1.4亿人,到2020年,我国60岁以上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将达到17.2%。老年人有充足的自由时间和旺盛的休闲需求,然而,相应的休闲活动场所和设施却不足。近年来,不少城市频繁出现因老人跳广场舞而引发纠纷的现象。一方面,公园、广场、绿地少,特别是县市一级更少,小区内的公共休闲娱乐设施不足或失于维护,农村就更为缺乏;另一方面,适合老年人需要或为老人所专用的公共休闲娱乐设施稀缺。人数不断增加、休闲需求高涨的老年群体,却没有适合的休闲空间,已成为各地普遍存在的问题。

 

其次,残疾人的休闲需求尚未得到重视。尽管2008年颁布的《残疾人保障法》规定,“国家保障残疾人享有平等参与文化生活的权利。各级人民政府和有关部门鼓励、帮助残疾人参加各种文化、体育、娱乐活动,积极创造条件,丰富残疾人精神文化生活”,但是现实中,残疾人在出行以及参与各种文化、体育、娱乐、旅游活动中仍然普遍存在各种不便。即使是在城市,很多城市道路的盲道、人行道交通信号、公共建筑的升降梯以及残疾人厕位等无障碍设施的建设和管理维护情况都欠佳,可供残疾人使用的体育、文化和旅游公共设施很少。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发布的《7~15岁残疾青少年发展状况与需求研究报告》显示,残疾青少年的休闲娱乐多局限于家中,以看电影电视(64.9%)、一个人发呆(38.9%)和上网(20.6%)为主,体育运动(6.9%)、看演出(2.4%)、旅游(2.3%)、参观展览和博物馆(1.3%)等户外活动参与率低。另一份研究报告显示,城镇残疾人社区文化、体育休闲活动的参与率不足11%。

 

最后,留守儿童的休闲、文化生活尚未受到重视。伴随快速的城市化发展进程,大量农村青壮年劳动力涌入城市,形成了特定时代下的弱势群体——“留守儿童”。他们由爷爷奶奶或者其他的亲戚抚养长大,与父母相伴的时间微乎其微。由于农村文化和体育等基础设施缺乏,课余生活单调,尤其是暑假期间,留守儿童有大量的空闲时间,却缺乏相应的文化、娱乐和休闲设施和服务来满足其需求。很多地方没有图书馆和体育设施,却有不少电子游戏室、录像厅、网吧等,加之缺少监管,导致留守儿童的课外生活单调甚至低俗,不仅不利于留守儿童的健康成长,也会形成一定的社会隐患。

 休闲领域吸引大量资本,旅游成为社会投资热点和最具潜力投资领域之一

 

近年来,围绕文化、旅游、体育等领域的各类投资力度不断加大。

 

文化领域的投资,既有公共与私人部门共同推动的文创产业投入,也包括文化扶边扶贫以及PPP、文化产业基金等多种形式。数据显示,2012~2016年,我国文化产业基金只数和募集规模呈现总体上涨趋势,文化产业投资基金总规模已破千亿元。2017年,青海省人民政府和中国民生投资集团合作设立20亿元文化产业发展投资基金;海南设立第一只省级政府参股设立的产业投资基金,省财政部门从省创投引导基金预算中安排出资5000万元,吸引社会资本3亿元,合作设立规模为3.5亿元的海南省文化体育产业发展基金,通过股权投资方式,将资金的60%以上投向游戏、动漫、影视制作、体育等产业。


旅游成为社会投资热点和最具潜力的投资领域之一。2015年,全国旅游直接投资突破万亿元,2016年达到12997亿元,同比增长29.03%(高出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增速20个百分点),2017年超过1.5万亿元。旅游地产、旅游特色小镇、在线旅游、自驾车与房车营地、民宿、旅游演艺等诸多细分行业吸引了各路资本。各地也加大力度吸引旅游投资。例如,2017年,河北省重点推进100个旅游综合体、旅游新业态、旅游小镇、休闲度假项目,确保年内完成旅游项目投资800亿元以上;安徽省推出旅游转型升级项目工程包,全年计划完成投资2000亿元;江西省面向港澳推出总投资额超千亿元旅游招商项目;重庆签约43个旅游项目,投资超1700亿元;青海省计划三年投资3000亿元于旅游;2017年有36个旅游项目落地武汉,总规模超千亿元。

 

近几年,体育行业也吸引了大量的资本。一方面,随着“互联网+体育”概念的走热,大量资金进入体育行业,发展线上业务;另一方面,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体育行业是消费升级的热点,开始投资体育培训、场馆建设等。除了各类健身休闲服务外,体育装备、饮食、康复、赛事组织、传媒等也得到快速发展。与此同时,在消费升级的大背景下,体育与饮食、生活、时尚、旅游、文化等领域之间的融合越来越广泛。

 

2020年中国健康产业的规模将达8万亿元,健康服务业或成中国未来成长空间最大的行业

 

目前,我国健康产业规模为2万亿—3万亿元,假定2020年我国用于医疗卫生相关服务业支出占GDP比重达到世界水平10%,那么中国健康产业的规模将达到8万亿元。这意味着中长期健康产业年均复合增速约为21%。健康服务业作为健康产业的核心,从产值构成看,2012年,我国健康、社保服务业增加值占GDP比重为1.6%,远超药品制造业0.9个百分点;从就业构成看,我国健康、社会保障部门从业人员占全部城镇就业人员的比重约为4.7%。相比较而言,药品医疗设备等制造业领域吸纳就业非常有限,如美国健康服务业从业人员占全部就业人数的比重高达11%,药品制造业仅为0.2%。因此,无论是从产业规模看,还是从就业吸纳能力看,健康服务业都是中国未来成长空间最大的一个行业。


移动医疗、智慧养老、高端医疗服务等领域为健康服务业发展的重点领域

 

绿皮书指出了健康服务业发展的重点领域。

 

01

规模化运营的专科民营医院和医生集团

 

私立专科连锁和规模化运营将会是未来民营医院长期发展的主旋律,标准化运营、品牌管理、医护人才培养将成为民营医院差异化竞争的战略方向。未来,技术壁垒较高的专科领域将有机会得到进一步发展,如肿瘤科、儿科、脑科。

 

医生集团有助于打破医疗资源分布的不平衡,实现优质医疗人才从公立医院向民营医院、从三级医院向基层医疗机构的优化配置,快速提升民营医院、基层医疗机构的医疗能力。目前医生集团多数为轻资产运作,通过医生集团与民营医院等医院平台的结合,逐步进入实体医疗业务,医生集团未来有望发展为大型连锁医疗集团,成为我国卫生医疗体系的重要存在。

 

02

高端医疗服务

 

富裕人群健康意识增强,注重医疗服务质量,对服务价格相对不敏感,催生了我国对高端医疗的需求。公立医院主要为保障国民基本医疗需求,而高端医疗需求市场化成为民营医院发展的重要增长点。据预测,未来五年我国每年有3000万~4000万的人群需要高端医疗服务。未来高端医疗服务主要集中在两大领域。一是高端社区医疗。二是治疗型向消费型延伸的高端医疗。

 

03

移动医疗

 

当前,我国医疗互联网呈现“医疗信息化—在线医疗—移动医疗”的发展趋势。医疗信息化已基本完成,在线医疗发展较快,且逐步向移动医疗大趋势转变。移动医疗第三方应用程序(App)是移动医疗模式的重要载体和用户窗口。随着4G时代的来临以及云计算设施的完善与技术的成熟,我国移动医疗将会有更广阔的发展空间。

 

04

智慧养老

 

社区智慧养老服务平台将是最有发展前景的领域,它可通过对接移动App、健康管理智能硬件等手段有效连接社区内的老龄人与后端基层医疗资源,并与当地后端医疗机构完成有效对接,形成转诊机制。与此同时,未来智慧养老与健康管理对接还需要医疗保险、养老保险、商业健康保险等支付主体充分对接,才能实现跨越式发展。

 

05

心理健康服务

 

受益于互联网技术的普及,近两年中国心理咨询行业突飞猛进。据调查,2014年国内基于互联网的心理咨询移动产品只有1家,到2016年已达到64家;取得国家二、三级心理咨询师资格证人数由2009年的16万人,增长到2016年的95万人。与此同时,自2001年以来,国家针对心理咨询方面的政策频频出台。未来,随着市场需求扩大和国家政策鼓励,有关心理咨询与情感疏导方面的健康服务将会成为健康产业领域的一个新的亮点与增长点。

 

文化休闲产业规模不断壮大和优化,微观企业释放活力,居民休闲意识的普及

 

近年来文化休闲产业的发展受到各界的广泛关注,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稳健推进,传统文化休闲产业平稳发展,新兴文化休闲产业发展势头良好。


文化休闲产业处于有利的发展环境。第一,居民收入快速增长,消费结构不断优化。旅游、教育、娱乐等文化休闲类消费、体验式消费将成为新的经济增长点。第二,公共服务水平持续提升。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状况得到改善,休闲体验得到提升。第三,休闲意识逐渐普及。休闲进入国民生活,活动内容越发丰富,空间不断延展,时间凸显个性化。第三,国家、社会资金大力支持。十八大以来全国文化事业费增速每年都超过10.0%,2016年全国文化事业费为770.69亿元,占国家财政总支出的比重达到0.41%。文化休闲产业引起多方资本关注,其中民营资本非常活跃。

 

文化休闲产业蓬勃发展。首先,市场主体壮大,企业活力释放。2017年全国规模以上文化及相关产业企业实现营业收入9.19万亿元。社会资本对行业内资源整合的促进了文化休闲产业调整、资源配置,实现产业运行更有效率,企业运营更有活力。其次,公共文化服务稳健推进。公共文化服务标准化、均等化在各级政府和文化部门推动下得到进一步落实,居民对博物馆、公共图书馆等公共文化休闲设施和场所的利用率不断提高。第三,传统文化休闲业平稳发展。电影市场在消费升级和市场下沉中不断挖掘需求;综艺市场竞争激烈,节目数量井喷;图书出版稳定增长,期刊和报纸出版出现不同程度的下降。第四,新兴文化休闲产业发方兴未艾,“互联网+”在引领文化、休闲、娱乐等文化服务消费。

 

产业未来值得期待。本土文化休闲深度挖掘表现出文化自信,提升对外影响力;文化休闲产业与农业现代化相结合,拓宽农民收入渠道,满足广大农民对美好生活的需求,助推乡村振兴战略;文化市场监管尚需顺应形势,加强制度设计,建立长效监管机制,完善文化市场监管体制,建立执法协作机制。

 

抓住体育产业供给侧改革契机,释放城市居民体育休闲需求

 

体育休闲是深入贯彻习总书记“健康中国”战略的具体体现,是体育走向大众化和休闲功能多元化的重要产业形态,应抓住体育产业供给侧改革契机,释放城市居民体育休闲需求。


城市居民体育休闲发展现状:1,城镇居民收入不断提高,高体验性参与式消费需求增加。2,城市日常健身休闲活动蓬勃发展,体育旅游、户外休闲需求大量激发。3,城市积极加强体育休闲发展规划与引导,多渠道加快服务设施与产品供给。约束体育休闲业态发展的因素:1、中国城镇居民消费增速明显放缓,基本消费支出仍占据较高比重。2、体育休闲观念仍较狭隘,场地不足等因素依然约束体育休闲消费转型升级。

 

加快体育产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促进,体育产业结构转型升级。落实促进体育休闲消费的制度性安排,形成有利于体育休闲消费的有利环境;加快推进体育休闲市场供给多元化,加大已有体育休闲资源的对外开放;体育休闲企业要不断提升创新能力,不断优化产品和服务的供给结构。

 

城镇公共休闲服务水平明显偏低,供给水平和均等化程度亟待提高

 

基本公共休闲服务供给水平低、均等化程度整体低水平的现象,如果长期不能得到有效化解,个人休闲权利将得不到有效的保障,全面发展将受到制约,进而带来严重的社会问题。


城镇居民公共休闲服务需求与公共休闲服务供给的矛盾日益突出。2017年,中国人均GDP已经达到8836美元,中国在居民生活方式、城市功能和产业结构等方面相继形成休闲化的特点。财政的支持力度约束着公共休闲服务的发展,但各级政府对公共休闲服务的投入与快速增长的公共休闲需求不匹配;公共休闲服务供给明显不足,不同地区、不同群体之间资源配置不均衡,服务水平差异较大。

 

城镇公共休闲服务均等化程度不一。从整体来看,中国城镇基本公共休闲服务综合评价的基尼系数接近0.2,处于绝对均等水平。但是从地区公共休闲服务综合评价、供给实力、基础服务功能、资源配置等各个方面看,整体仍处于较低的水平,仍存在较大的提升空间;中国东北、东、中、西部四大经济区域的对比发现,在公共休闲服务的综合评价、供给实力、基础设施以及资源配置等方面差异化程度明显,东部地区各项指标均值远高于其他地区。各项指标基尼系数的观察,发现中国东部地区各项指标的基尼系数值普遍较大,内部的均等化水平最低;中国东北部及中部地区各项指标的内部均等化水平较高。

 

本报告研究认为:地区间经济发展不均衡;地区间人口规模和结构不同;政府间财政关系不协调;制约中国城镇公共休闲服务出现非均等化现象的因素。

 

中国城镇公共休闲服务均等化发展趋势。公共休闲服务均等化的政策导向更加明显;休闲时间的增多将成为均等化水平提升的重要保障;私家车的日益普及为城镇居民带来更多休闲机会;公共休闲标准化建设逐渐完善。

 

休闲影响居民生活质量,提高休闲质量尚需时日

 

随着中国社会经济迈入新时代,提升幸福感已成为政府决策关注的焦点。居民休闲意识的提升,休闲愈来愈成为衡量生活质量高低的关键因子。


生活质量逐步上升,休闲时间反被压缩。以居民主观幸福感和生活满意度两个指标衡量居民生活质量,根据调查数据的研究:“十二五”以来,居民生活质量逐年提升。但是国民收入提升的同时,工作时间的相应延长压缩了休闲时间。

 

休闲成为影响居民幸福感的关键因子。本报告通过对城乡居民分别构建计量经济模型考察休闲对居民生活质量的影响,研究表明:休闲对居民生活质量的影响显著,且休闲因素的影响程度高于收入因素。中国显著的城乡二元结构,导致城镇居民和农村居民在经济、社会、文化等各方面的发展均存在较大差距,从而导致中国城镇居民和农村居民的休闲和幸福感也呈现出明显不同的特征。

 

本报告的研究结论具有很强的政策含义。第一,休闲已成为影响居民幸福感和生活满意度的关键变量,且对居民幸福感及生活满意度的提升作用大于收入因素。第二,居民休闲质量仍有很大提升空间。

 

北京市居民能全部享受休假天数的群体仅占34.2%,“工作太忙,没有时间休”成主要原因

 

中国人民大学休闲经济研究中心于2017年进行的国家休假制度改革调查数据发现,北京市居民休闲需求越发旺盛,但能全部享受休假天数的群体仅占34.2%,带薪休假落实率也仅达62.9%,居民迫切需要更多的休闲时间。


从日常周休情况看,75.2%的有业群体可以享受周末双休,这一比例高于2011年的72.5%;16.1%的群体只能享受周休一天,其余8.8%的群体日常周休天数则更少。周休状况与有业者所属的行业有关。

 

2013年《全国年节及纪念日放假办法》规定,国民享有11天法定节假日。数据显示,仅有59.2%的有业群体能完全享受11天法定节假日。黄金周的休假执行力度较其他传统节日的执行力度要大,说明相较于其他法定节假日,国家对黄金周休假更重视,监管执行相对到位。

 

在带薪休假方面,北京市2016年有业群体中能完全享受带薪休假的比例达到62.9%,高于2015年人社部调查的全国带薪休假落实率(50%),且平均带薪休假7.2天。其中,累计工龄不足一年的群体中有62.7%的群体不能享受带薪休假;累计工龄在1~10年的群体中,有64.5%的群体能享受5天以上的带薪休假,14.0%的群体能享受少于5天的带薪休假,21.5%的群体无法享受带薪休假;累计工龄在10~20年的群体中,有68.3%的群体能享受到10天以上的年假,而9.4%的群体可以享受少于10天的年假,22.3%的群体还不能享受带薪休假;累计工龄在20年以上的群体,在过去一年里有37.8%的群体能享受15天以上的假期,32.1%的群体可以享受少于15天的假期,另外有30.1%的群体没有享受过带薪休假。

 

调查显示,有业群体没有带薪休假的主要原因是工作太忙,没有时间休,这一比例达到45.6%。其次是单位无带薪休假制度,比例为20.0%。竞争压力太大,担心失业也是另一个原因,占到12.8%。其他的原因还有担心上司批评(2.6%),加班费丰厚,主动放弃休假(4.2%)。在回答有无带薪休假单位所给的补偿时,36.2%的群体表示没有补偿,59.5%的群体表示单位会补偿工资,29.3%的群体表示会更换休假时间,12.7%的群体表示会有其他补偿措施。

 

综上,北京市居民有业群体周休制度、法定节假日制度、带薪休假制度完全落实率分别达到79.2%、59.2%、62.9%,三类休假制度能完全享受的群体仅占34.2%。

 

银发群体已成为休闲旅游消费市场的重要力量,出游频率与消费水平均较高,消费较为谨慎

 

在中国人口老龄化态势日趋明朗的背景下,银发群体已成为休闲旅游消费市场的重要力量,发展老年休闲旅游产业为提升老年人晚年生活质量、满足其对美好生活的需要提供了有效的途径。基于2016年的“中国国民旅游休闲状况调查”相关数据分析,绿皮书发现,中国老年居民休闲旅游存在出游频率与消费水平较高、消费主要集中于交通与餐饮方面。


调查结果显示:中国老年居民休闲旅游存在出游频率与消费水平较高。在2016年外出开展休闲旅游活动的老年人群体中,约有49.1%的老年人外出休闲旅游2~3次,出游1次的老年人占38.4%,而出游4次及以上的占12.5%,这说明老年人的出游频次以2~3次为主。就逗留时间而言,老年人全年外出开展休闲旅游活动的逗留时间主要集中在10天及以下,其中5天及以下的占30.6%,6~10天的占31.0%,而11~20天的占24.9%,20天以上的仅占13.5%。由此可见,老年人群体外出旅游频率相对较高,逗留时间相对较长。

 

调查结果显示:老年人旅游消费水平较高,消费较为谨慎,主要集中于交通与餐饮方面。据调查结果统计,2016年老年人旅游消费在10000元以上的占比为31.8%,然后依次为5001~10000元、3001~5000元、1001~3000元、1000元及以下,其占比分别为25.3%、21.8%、19.0%与2.1%,显示了老年人休闲旅游市场消费水平较高,市场潜力巨大,在老年人休闲旅游消费构成要素中,如图8所示,总体消费水平最高的是餐饮,其平均消费额为2295.1元,其次为交通,平均消费额为2120.7元,购物与住宿紧随其后,分别为1692.1元与1593.8元,而景区门票平均消费相对较低,为1102.8元,这说明交通与餐饮是老年群体休闲旅游消费的重头戏,老年人在休闲旅游过程中更注重基本设施的舒适性。


2018年7月13日,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中国社会科学院旅游研究中心与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共同主办的,“休闲与美好生活:破解不平衡不充分的难题——《休闲绿皮书:2017—2018年中国休闲发展报告》发布暨研讨会”在京举办。


绿皮书总报告指出,休闲是美好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在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成为发展要务的当下中国,休闲发展面临重要机遇,也存在各种不足,突出地表现为:休闲时间不均衡、不充分、不自由;休闲公共产品供给不足;休闲公共设施和服务存在明显区域差别和城乡差异;特殊群体的休闲需求尚未受到重视;休闲公共政策缺位等。

 

2017—2018年,各级政府在推动休闲发展,尤其是公共休闲供给方面做出了积极努力,主要表现为:战略层面,确定人的发展为国家战略主线;法规层面,不断完善相关法律法规,颁布《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共文化服务保障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共图书馆法》等;通过机构改革,为休闲发展建立新的机制;出台各项政策和规划,从多个领域推动休闲发展;低价或免费开放各类设施,完善休闲公共服务;鼓励和提供多样投资,推进多种类型的休闲供给;休闲相关领域公共服务均等化发展步伐加快;建立新的行业分类标准;通过全面深化改革,盘活生产要素,激活发展动力。

 

其他20篇专题报告分属“核心产业篇”“供给篇”“需求篇”“探索篇”“海外借鉴篇”等五部分,涉及健康服务业、文化休闲业、体育休闲业、公共休闲服务、休闲城市建设、休闲空间、城乡居民的休闲与生活质量、休闲满意度等议题。针对城镇基本公共休闲服务均等化问题,北京、杭州等城市的休闲发展以及中产阶层、老人、儿童等群体的休闲生活所做的调查分析为本书提供了一手材料。对美国、澳大利亚、韩国等国家的案例研究也颇具启发意义。

 

国人休闲时间不充分、不均衡、不自由

 

休闲是美好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成为发展要务的当下中国,休闲发展面临重要机遇,也存在各种不足。

 

中央电视台、国家统计局等联合发起的“中国经济生活大调查”结果显示,除去工作和睡觉,2017年中国人每天平均休闲时间为2.27小时,较三年前(2.55小时)有所减少;其中,深圳、广州、上海、北京居民每天休闲时间更少,分别是1.94、2.04、2.14和2.25小时。相比而言,美国、德国、英国等国家国民每天平均休闲时间约为5小时,为中国人的两倍。


除了休闲时间不充分之外,由于带薪休假制度尚未全面落实,我国居民休闲时间也不均衡、不自由。中国社会科学院旅游研究中心对全国2552名在业者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40.1%的受访者表示“没有带薪年休假”,4.1%“有带薪年休假,但不能休”,18.8%“有带薪年休假,可以休,但不能自己安排”,而“有带薪年休假,可以休,且可自主安排”的仅占31.3%。由于带薪年休假制度长期没有得到有效落实,人们休假和出游的时间高度集中于法定节假日,尤其是“十一”等长假期。以2016年为例,29天的节假日中,全国接待游客量约占全年国内旅游接待人次的32%,旅游收入约占全年旅游收入的40%。根据王琪延等人的调查研究,北京市居民有业群体周休制度、法定节假日制度、带薪休假制度完全落实率分别为79.2%、59.2%、62.9%,三类休假制度均能完全享受的群体仅占34.2%。

 

面向老人、残疾人、留守儿童等特殊群体的休闲公共设施严重不足

 

我国休闲公共设施和服务的不平衡不充分还体现在面向不同群体的设施和服务存在差距,其中最为突出的是面向老人、残疾人和留守儿童的休闲设施和服务不足。


首先,面向老人的休闲公共设施不足。我国已步入老龄化社会。截至2015年,我国65岁及以上人口已达1.4亿人,到2020年,我国60岁以上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将达到17.2%。老年人有充足的自由时间和旺盛的休闲需求,然而,相应的休闲活动场所和设施却不足。近年来,不少城市频繁出现因老人跳广场舞而引发纠纷的现象。一方面,公园、广场、绿地少,特别是县市一级更少,小区内的公共休闲娱乐设施不足或失于维护,农村就更为缺乏;另一方面,适合老年人需要或为老人所专用的公共休闲娱乐设施稀缺。人数不断增加、休闲需求高涨的老年群体,却没有适合的休闲空间,已成为各地普遍存在的问题。

 

其次,残疾人的休闲需求尚未得到重视。尽管2008年颁布的《残疾人保障法》规定,“国家保障残疾人享有平等参与文化生活的权利。各级人民政府和有关部门鼓励、帮助残疾人参加各种文化、体育、娱乐活动,积极创造条件,丰富残疾人精神文化生活”,但是现实中,残疾人在出行以及参与各种文化、体育、娱乐、旅游活动中仍然普遍存在各种不便。即使是在城市,很多城市道路的盲道、人行道交通信号、公共建筑的升降梯以及残疾人厕位等无障碍设施的建设和管理维护情况都欠佳,可供残疾人使用的体育、文化和旅游公共设施很少。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发布的《7~15岁残疾青少年发展状况与需求研究报告》显示,残疾青少年的休闲娱乐多局限于家中,以看电影电视(64.9%)、一个人发呆(38.9%)和上网(20.6%)为主,体育运动(6.9%)、看演出(2.4%)、旅游(2.3%)、参观展览和博物馆(1.3%)等户外活动参与率低。另一份研究报告显示,城镇残疾人社区文化、体育休闲活动的参与率不足11%。

 

最后,留守儿童的休闲、文化生活尚未受到重视。伴随快速的城市化发展进程,大量农村青壮年劳动力涌入城市,形成了特定时代下的弱势群体——“留守儿童”。他们由爷爷奶奶或者其他的亲戚抚养长大,与父母相伴的时间微乎其微。由于农村文化和体育等基础设施缺乏,课余生活单调,尤其是暑假期间,留守儿童有大量的空闲时间,却缺乏相应的文化、娱乐和休闲设施和服务来满足其需求。很多地方没有图书馆和体育设施,却有不少电子游戏室、录像厅、网吧等,加之缺少监管,导致留守儿童的课外生活单调甚至低俗,不仅不利于留守儿童的健康成长,也会形成一定的社会隐患。

 休闲领域吸引大量资本,旅游成为社会投资热点和最具潜力投资领域之一

 

近年来,围绕文化、旅游、体育等领域的各类投资力度不断加大。

 

文化领域的投资,既有公共与私人部门共同推动的文创产业投入,也包括文化扶边扶贫以及PPP、文化产业基金等多种形式。数据显示,2012~2016年,我国文化产业基金只数和募集规模呈现总体上涨趋势,文化产业投资基金总规模已破千亿元。2017年,青海省人民政府和中国民生投资集团合作设立20亿元文化产业发展投资基金;海南设立第一只省级政府参股设立的产业投资基金,省财政部门从省创投引导基金预算中安排出资5000万元,吸引社会资本3亿元,合作设立规模为3.5亿元的海南省文化体育产业发展基金,通过股权投资方式,将资金的60%以上投向游戏、动漫、影视制作、体育等产业。


旅游成为社会投资热点和最具潜力的投资领域之一。2015年,全国旅游直接投资突破万亿元,2016年达到12997亿元,同比增长29.03%(高出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增速20个百分点),2017年超过1.5万亿元。旅游地产、旅游特色小镇、在线旅游、自驾车与房车营地、民宿、旅游演艺等诸多细分行业吸引了各路资本。各地也加大力度吸引旅游投资。例如,2017年,河北省重点推进100个旅游综合体、旅游新业态、旅游小镇、休闲度假项目,确保年内完成旅游项目投资800亿元以上;安徽省推出旅游转型升级项目工程包,全年计划完成投资2000亿元;江西省面向港澳推出总投资额超千亿元旅游招商项目;重庆签约43个旅游项目,投资超1700亿元;青海省计划三年投资3000亿元于旅游;2017年有36个旅游项目落地武汉,总规模超千亿元。

 

近几年,体育行业也吸引了大量的资本。一方面,随着“互联网+体育”概念的走热,大量资金进入体育行业,发展线上业务;另一方面,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体育行业是消费升级的热点,开始投资体育培训、场馆建设等。除了各类健身休闲服务外,体育装备、饮食、康复、赛事组织、传媒等也得到快速发展。与此同时,在消费升级的大背景下,体育与饮食、生活、时尚、旅游、文化等领域之间的融合越来越广泛。

 

2020年中国健康产业的规模将达8万亿元,健康服务业或成中国未来成长空间最大的行业

 

目前,我国健康产业规模为2万亿—3万亿元,假定2020年我国用于医疗卫生相关服务业支出占GDP比重达到世界水平10%,那么中国健康产业的规模将达到8万亿元。这意味着中长期健康产业年均复合增速约为21%。健康服务业作为健康产业的核心,从产值构成看,2012年,我国健康、社保服务业增加值占GDP比重为1.6%,远超药品制造业0.9个百分点;从就业构成看,我国健康、社会保障部门从业人员占全部城镇就业人员的比重约为4.7%。相比较而言,药品医疗设备等制造业领域吸纳就业非常有限,如美国健康服务业从业人员占全部就业人数的比重高达11%,药品制造业仅为0.2%。因此,无论是从产业规模看,还是从就业吸纳能力看,健康服务业都是中国未来成长空间最大的一个行业。


移动医疗、智慧养老、高端医疗服务等领域为健康服务业发展的重点领域

 

绿皮书指出了健康服务业发展的重点领域。

 

01

规模化运营的专科民营医院和医生集团

 

私立专科连锁和规模化运营将会是未来民营医院长期发展的主旋律,标准化运营、品牌管理、医护人才培养将成为民营医院差异化竞争的战略方向。未来,技术壁垒较高的专科领域将有机会得到进一步发展,如肿瘤科、儿科、脑科。

 

医生集团有助于打破医疗资源分布的不平衡,实现优质医疗人才从公立医院向民营医院、从三级医院向基层医疗机构的优化配置,快速提升民营医院、基层医疗机构的医疗能力。目前医生集团多数为轻资产运作,通过医生集团与民营医院等医院平台的结合,逐步进入实体医疗业务,医生集团未来有望发展为大型连锁医疗集团,成为我国卫生医疗体系的重要存在。

 

02

高端医疗服务

 

富裕人群健康意识增强,注重医疗服务质量,对服务价格相对不敏感,催生了我国对高端医疗的需求。公立医院主要为保障国民基本医疗需求,而高端医疗需求市场化成为民营医院发展的重要增长点。据预测,未来五年我国每年有3000万~4000万的人群需要高端医疗服务。未来高端医疗服务主要集中在两大领域。一是高端社区医疗。二是治疗型向消费型延伸的高端医疗。

 

03

移动医疗

 

当前,我国医疗互联网呈现“医疗信息化—在线医疗—移动医疗”的发展趋势。医疗信息化已基本完成,在线医疗发展较快,且逐步向移动医疗大趋势转变。移动医疗第三方应用程序(App)是移动医疗模式的重要载体和用户窗口。随着4G时代的来临以及云计算设施的完善与技术的成熟,我国移动医疗将会有更广阔的发展空间。

 

04

智慧养老

 

社区智慧养老服务平台将是最有发展前景的领域,它可通过对接移动App、健康管理智能硬件等手段有效连接社区内的老龄人与后端基层医疗资源,并与当地后端医疗机构完成有效对接,形成转诊机制。与此同时,未来智慧养老与健康管理对接还需要医疗保险、养老保险、商业健康保险等支付主体充分对接,才能实现跨越式发展。

 

05

心理健康服务

 

受益于互联网技术的普及,近两年中国心理咨询行业突飞猛进。据调查,2014年国内基于互联网的心理咨询移动产品只有1家,到2016年已达到64家;取得国家二、三级心理咨询师资格证人数由2009年的16万人,增长到2016年的95万人。与此同时,自2001年以来,国家针对心理咨询方面的政策频频出台。未来,随着市场需求扩大和国家政策鼓励,有关心理咨询与情感疏导方面的健康服务将会成为健康产业领域的一个新的亮点与增长点。

 

文化休闲产业规模不断壮大和优化,微观企业释放活力,居民休闲意识的普及

 

近年来文化休闲产业的发展受到各界的广泛关注,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稳健推进,传统文化休闲产业平稳发展,新兴文化休闲产业发展势头良好。


文化休闲产业处于有利的发展环境。第一,居民收入快速增长,消费结构不断优化。旅游、教育、娱乐等文化休闲类消费、体验式消费将成为新的经济增长点。第二,公共服务水平持续提升。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状况得到改善,休闲体验得到提升。第三,休闲意识逐渐普及。休闲进入国民生活,活动内容越发丰富,空间不断延展,时间凸显个性化。第三,国家、社会资金大力支持。十八大以来全国文化事业费增速每年都超过10.0%,2016年全国文化事业费为770.69亿元,占国家财政总支出的比重达到0.41%。文化休闲产业引起多方资本关注,其中民营资本非常活跃。

 

文化休闲产业蓬勃发展。首先,市场主体壮大,企业活力释放。2017年全国规模以上文化及相关产业企业实现营业收入9.19万亿元。社会资本对行业内资源整合的促进了文化休闲产业调整、资源配置,实现产业运行更有效率,企业运营更有活力。其次,公共文化服务稳健推进。公共文化服务标准化、均等化在各级政府和文化部门推动下得到进一步落实,居民对博物馆、公共图书馆等公共文化休闲设施和场所的利用率不断提高。第三,传统文化休闲业平稳发展。电影市场在消费升级和市场下沉中不断挖掘需求;综艺市场竞争激烈,节目数量井喷;图书出版稳定增长,期刊和报纸出版出现不同程度的下降。第四,新兴文化休闲产业发方兴未艾,“互联网+”在引领文化、休闲、娱乐等文化服务消费。

 

产业未来值得期待。本土文化休闲深度挖掘表现出文化自信,提升对外影响力;文化休闲产业与农业现代化相结合,拓宽农民收入渠道,满足广大农民对美好生活的需求,助推乡村振兴战略;文化市场监管尚需顺应形势,加强制度设计,建立长效监管机制,完善文化市场监管体制,建立执法协作机制。

 

抓住体育产业供给侧改革契机,释放城市居民体育休闲需求

 

体育休闲是深入贯彻习总书记“健康中国”战略的具体体现,是体育走向大众化和休闲功能多元化的重要产业形态,应抓住体育产业供给侧改革契机,释放城市居民体育休闲需求。


城市居民体育休闲发展现状:1,城镇居民收入不断提高,高体验性参与式消费需求增加。2,城市日常健身休闲活动蓬勃发展,体育旅游、户外休闲需求大量激发。3,城市积极加强体育休闲发展规划与引导,多渠道加快服务设施与产品供给。约束体育休闲业态发展的因素:1、中国城镇居民消费增速明显放缓,基本消费支出仍占据较高比重。2、体育休闲观念仍较狭隘,场地不足等因素依然约束体育休闲消费转型升级。

 

加快体育产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促进,体育产业结构转型升级。落实促进体育休闲消费的制度性安排,形成有利于体育休闲消费的有利环境;加快推进体育休闲市场供给多元化,加大已有体育休闲资源的对外开放;体育休闲企业要不断提升创新能力,不断优化产品和服务的供给结构。

 

城镇公共休闲服务水平明显偏低,供给水平和均等化程度亟待提高

 

基本公共休闲服务供给水平低、均等化程度整体低水平的现象,如果长期不能得到有效化解,个人休闲权利将得不到有效的保障,全面发展将受到制约,进而带来严重的社会问题。


城镇居民公共休闲服务需求与公共休闲服务供给的矛盾日益突出。2017年,中国人均GDP已经达到8836美元,中国在居民生活方式、城市功能和产业结构等方面相继形成休闲化的特点。财政的支持力度约束着公共休闲服务的发展,但各级政府对公共休闲服务的投入与快速增长的公共休闲需求不匹配;公共休闲服务供给明显不足,不同地区、不同群体之间资源配置不均衡,服务水平差异较大。

 

城镇公共休闲服务均等化程度不一。从整体来看,中国城镇基本公共休闲服务综合评价的基尼系数接近0.2,处于绝对均等水平。但是从地区公共休闲服务综合评价、供给实力、基础服务功能、资源配置等各个方面看,整体仍处于较低的水平,仍存在较大的提升空间;中国东北、东、中、西部四大经济区域的对比发现,在公共休闲服务的综合评价、供给实力、基础设施以及资源配置等方面差异化程度明显,东部地区各项指标均值远高于其他地区。各项指标基尼系数的观察,发现中国东部地区各项指标的基尼系数值普遍较大,内部的均等化水平最低;中国东北部及中部地区各项指标的内部均等化水平较高。

 

本报告研究认为:地区间经济发展不均衡;地区间人口规模和结构不同;政府间财政关系不协调;制约中国城镇公共休闲服务出现非均等化现象的因素。

 

中国城镇公共休闲服务均等化发展趋势。公共休闲服务均等化的政策导向更加明显;休闲时间的增多将成为均等化水平提升的重要保障;私家车的日益普及为城镇居民带来更多休闲机会;公共休闲标准化建设逐渐完善。

 

休闲影响居民生活质量,提高休闲质量尚需时日

 

随着中国社会经济迈入新时代,提升幸福感已成为政府决策关注的焦点。居民休闲意识的提升,休闲愈来愈成为衡量生活质量高低的关键因子。


生活质量逐步上升,休闲时间反被压缩。以居民主观幸福感和生活满意度两个指标衡量居民生活质量,根据调查数据的研究:“十二五”以来,居民生活质量逐年提升。但是国民收入提升的同时,工作时间的相应延长压缩了休闲时间。

 

休闲成为影响居民幸福感的关键因子。本报告通过对城乡居民分别构建计量经济模型考察休闲对居民生活质量的影响,研究表明:休闲对居民生活质量的影响显著,且休闲因素的影响程度高于收入因素。中国显著的城乡二元结构,导致城镇居民和农村居民在经济、社会、文化等各方面的发展均存在较大差距,从而导致中国城镇居民和农村居民的休闲和幸福感也呈现出明显不同的特征。

 

本报告的研究结论具有很强的政策含义。第一,休闲已成为影响居民幸福感和生活满意度的关键变量,且对居民幸福感及生活满意度的提升作用大于收入因素。第二,居民休闲质量仍有很大提升空间。

 

北京市居民能全部享受休假天数的群体仅占34.2%,“工作太忙,没有时间休”成主要原因

 

中国人民大学休闲经济研究中心于2017年进行的国家休假制度改革调查数据发现,北京市居民休闲需求越发旺盛,但能全部享受休假天数的群体仅占34.2%,带薪休假落实率也仅达62.9%,居民迫切需要更多的休闲时间。


从日常周休情况看,75.2%的有业群体可以享受周末双休,这一比例高于2011年的72.5%;16.1%的群体只能享受周休一天,其余8.8%的群体日常周休天数则更少。周休状况与有业者所属的行业有关。

 

2013年《全国年节及纪念日放假办法》规定,国民享有11天法定节假日。数据显示,仅有59.2%的有业群体能完全享受11天法定节假日。黄金周的休假执行力度较其他传统节日的执行力度要大,说明相较于其他法定节假日,国家对黄金周休假更重视,监管执行相对到位。

 

在带薪休假方面,北京市2016年有业群体中能完全享受带薪休假的比例达到62.9%,高于2015年人社部调查的全国带薪休假落实率(50%),且平均带薪休假7.2天。其中,累计工龄不足一年的群体中有62.7%的群体不能享受带薪休假;累计工龄在1~10年的群体中,有64.5%的群体能享受5天以上的带薪休假,14.0%的群体能享受少于5天的带薪休假,21.5%的群体无法享受带薪休假;累计工龄在10~20年的群体中,有68.3%的群体能享受到10天以上的年假,而9.4%的群体可以享受少于10天的年假,22.3%的群体还不能享受带薪休假;累计工龄在20年以上的群体,在过去一年里有37.8%的群体能享受15天以上的假期,32.1%的群体可以享受少于15天的假期,另外有30.1%的群体没有享受过带薪休假。

 

调查显示,有业群体没有带薪休假的主要原因是工作太忙,没有时间休,这一比例达到45.6%。其次是单位无带薪休假制度,比例为20.0%。竞争压力太大,担心失业也是另一个原因,占到12.8%。其他的原因还有担心上司批评(2.6%),加班费丰厚,主动放弃休假(4.2%)。在回答有无带薪休假单位所给的补偿时,36.2%的群体表示没有补偿,59.5%的群体表示单位会补偿工资,29.3%的群体表示会更换休假时间,12.7%的群体表示会有其他补偿措施。

 

综上,北京市居民有业群体周休制度、法定节假日制度、带薪休假制度完全落实率分别达到79.2%、59.2%、62.9%,三类休假制度能完全享受的群体仅占34.2%。

 

银发群体已成为休闲旅游消费市场的重要力量,出游频率与消费水平均较高,消费较为谨慎

 

在中国人口老龄化态势日趋明朗的背景下,银发群体已成为休闲旅游消费市场的重要力量,发展老年休闲旅游产业为提升老年人晚年生活质量、满足其对美好生活的需要提供了有效的途径。基于2016年的“中国国民旅游休闲状况调查”相关数据分析,绿皮书发现,中国老年居民休闲旅游存在出游频率与消费水平较高、消费主要集中于交通与餐饮方面。


调查结果显示:中国老年居民休闲旅游存在出游频率与消费水平较高。在2016年外出开展休闲旅游活动的老年人群体中,约有49.1%的老年人外出休闲旅游2~3次,出游1次的老年人占38.4%,而出游4次及以上的占12.5%,这说明老年人的出游频次以2~3次为主。就逗留时间而言,老年人全年外出开展休闲旅游活动的逗留时间主要集中在10天及以下,其中5天及以下的占30.6%,6~10天的占31.0%,而11~20天的占24.9%,20天以上的仅占13.5%。由此可见,老年人群体外出旅游频率相对较高,逗留时间相对较长。

 

调查结果显示:老年人旅游消费水平较高,消费较为谨慎,主要集中于交通与餐饮方面。据调查结果统计,2016年老年人旅游消费在10000元以上的占比为31.8%,然后依次为5001~10000元、3001~5000元、1001~3000元、1000元及以下,其占比分别为25.3%、21.8%、19.0%与2.1%,显示了老年人休闲旅游市场消费水平较高,市场潜力巨大,在老年人休闲旅游消费构成要素中,如图8所示,总体消费水平最高的是餐饮,其平均消费额为2295.1元,其次为交通,平均消费额为2120.7元,购物与住宿紧随其后,分别为1692.1元与1593.8元,而景区门票平均消费相对较低,为1102.8元,这说明交通与餐饮是老年群体休闲旅游消费的重头戏,老年人在休闲旅游过程中更注重基本设施的舒适性。